Loading… 【电动汽车百人会】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李杰:汽车一样可以用数据驱动_TOM汽车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【电动汽车百人会】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李杰:汽车一样可以用数据驱动
2019-01-13 14:54 盖世汽车网   

1月11-13日,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(2019)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,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特聘讲座教授李杰发表了主题演讲,演讲内容如下:

大家好,谢谢付理事长,刚才听到高翔院长的报告,大家可以看到未来电动车和智能车的结合,我今天很有幸和大家分享几个观念,做高品质车子的制造。我在美国39年,36年前我开始在通用生产线做汽车,今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富士康,协助富士康的工业互联网转型。很多事情已经在发生了,这是未来智能制造的精髓。

今天就十分钟,什么叫做数据驱动创造质量品质革命的过程,工业人工智能这个名称是我们提出来的,工业人工智能,你们查一下维基百科,是我们最早提出来的观念。人工智能是属于发散的,工业人工智能是聚焦的,制造是聚焦的行业,你必须越做越好,社会是发散的,生活越来越多越来越广,目的不一样,软件的责任不一样。我想举两个案例,一个是丰田和我们合作的案例,一个是智能电池,用智能电池营造无忧的行驶环境。我协助富士康之前从汽车业到了美国NSF,相当于自然科学基金委,再到日本,再到美国做发动机,这些制造的观念不太一样。2000年我做教授决定跟全球合作,现在丰田都在日产里面。

这四本书相信大家都看过了,第一本书《工业大数据》,是我的博士生协助我完成的,我的博士生现在创业了,第二本书《从大数据到智能制造》,这本书在中国相当受欢迎,有17个案例。还有第三本书《CPS》。

现在我们谈品质应该有三个基本问题,第一是素质问题,第二是体质问题,第三是本质问题。素质问题是怎么做标准的系统化,日本讲工匠就讲素质,体质问题是系统做自动化、标准化、模组化、柔性化。本质问题是创新,不是卖车子,而是卖车子的数据。电动车不是行驶车子,是行动力的无忧系统,无人驾驶也是一样,它是数据驱动的,一般汽车早期不能这样做,因为没有电池的整合系统,电动车有整合系统,所以可以做数据,否则没有数据。

数据驱动带来了新的环境,怎么样从数据端创造经验,人的驾驶经验、电池的设计经验都从数据来看,现在天气这么冷,电动车跑的里程数一定不一样,所以我们测了很多。日本很早就说要工匠,工匠就是把人训练好,德国叫器匠,器匠就是把机器训练好,美国把技术做得好取代,工匠器匠技匠代表了三个国家的不同历史。中国一开始从数据开始,中国有太多的车子,宝马根本不清楚怎么在中国开,知道数据之后传动件设计就可以出来了。我们创造一个新的价值创造体系,要反过来思维,这是最好的东西。

我们强调过去做制造经验变成一个原理反推出来,用数据找,这是中国很大的机会,也是学习的机会,也是创造知识的机会。我们做车子不是做蛋黄,客户要的是我对你品质的观念,不是你卖给我,是我觉得你好不好,我看到的都是事实,我不跟你讲体验,广告宣传没有用,一个车子也是一样。因此我们做汽车自动化讲四个象限,一个是可见世界怎么解决掉,这是机器制造,再往上走把问题彻底避免掉,再往右走往顾客端,电池看不到怎么衰退我帮你预测出来,最后都没有问题帮你避免掉,这叫做智能制造。我们现在和日本的电装合作,它的质量达到1PPM,1百万生产制造件1个次品。富士康1月10号刚被选为7个世界灯塔工厂,宝马和富士康都选上了,才两个多月,富士康本来是很强的制造业,加上人工智能之后预测生产量。富士康有17万机床,7万台机器人,1700条SMT line,还有上千万模具,这都是供应链,我们把数据整合集中做整体归类分类分割分解预测,这个造成了今天的情况。

未来汽车是什么样子,汽车出来之后一样可以用数据驱动,一面开车子一面预测,比如开车的时候有个坑一振,GPS和车连在一起,我知道哪个地方有坑,哪个地方加速减速,对电池影响是哪一段造成的,电池为什么好不好是你不知道的。人工智能也是一样,人工智能很多,工业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不一样的地方是工业人工智能是系统工程,人工智能讲的是软件工程,软件没有系统很难成功,成功一次就拍手,我要你成功一百万次,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敢讲人工智能软件能成功一百万次,我们跟丰田的合作就敢讲一百万次成功,我们每天都做十三年没有故障过一次,人工智能讲的是软件的系统工程,因此必须用在每个零部件里面,这是别人不敢谈的。

我们一般讲人的价值和时间,我退休了别人取代我叫做一般的专家经验,人工智能很好是因为学习时间很复杂,一旦维修之后又不稳了,波动很不喜欢,很多人工智能用过去的经验一直调整自己,可以加强,这个叫工业人工智能。我们举几个案例,这里面很多软件我就不谈了,我们看案例。丰田2005年和我们合作做了一个凯美瑞厂,丰田在北美有13个厂,这个厂一小时做65辆车,里面的系统完全要跟踪。这个压缩机启动,气不稳造成机器的质量不太好,一开始轴承坏掉,轴承怎么会坏掉,我们监控,结果我们失败了,后来发现不是轴承坏掉,是喘振,喘振是看不到的世界,我们就去找喘振,2秒钟时间没有人可以解决,因为没有时间。

我们2005年利用工业人工智能,先了解2秒钟时间压力怎么变化的,变化之后找到核心的参数再用自适应相机去切,我们从12个参数里面找到两个重要参数,我进去之后切割,什么时候气变化,气还没变化的时候马上把阀门打开把气泄掉,我昨天晚上到北京落地,13年了没有坏过一次,这个案例在我书里面,丰田可以和全世界讲的唯一案例,工业人工智能可以让工厂不停机的就是这个案例,绝对不停机,我问各位有几个工厂敢说不停机?

电池也是一样,我们在2010年启动了智能电池项目,在上海交大先进行,电池充电放电一直会动,我知道电池的状态变化了,我看加速减速的变化,用这个东西做智能化分类分割分拣,我知道上坡下坡的动画和电池的关系了,本来和力凡(音)合作,我们了用一个欧洲的小车,全世界1万多台,RP13 1千多台,我们把软件放在云上,电池软件放在云上,把汽车价钱降得很低,里面没有软件,我直接用手机就上网了,我的软件直接就可以知道,因为我不是控制车子,我是告诉电池好不好,我控制车子的软件在车上,管理车子的软件不在车上,因为我没有控制你,我只是告诉你我可以跟别人分享。那时候韩正还是市长,特别去看这个技术。2010年用云做云上管理的全世界只有两个专利,我们有8个专利,这是8个专利的布局。只要电动车用云管理电池的多多少少会用到我们的专利,特斯拉挖了我们两个学生,特斯拉有几千个电芯,每个电芯好不好我们可以预测出来,维修的时候可以知道怎么换电芯,不是一般人想做就能做。这是我们2011年在底特律展示的worry free电池。

我有本新书正在加紧,这个月就会出来,《工业人工智能》希望今年5月出来,本来是去年要出的,这是全世界第一本讲工业人工智能怎么把过去十几年的案例做完,谢谢各位。

 

【以上内容转自“盖世汽车”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。 如需转载请取得盖世汽车网许可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】

 

责任编辑: 3997LC TO014

责任编辑: 3997LC TO014
广告